您现在的位置是: > IT新观察 > 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查轰炸

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查轰炸

时间:2018-12-27 08:10  来源: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专家普遍认为,至今还未发现一首可与毛泽东《十六字令》和《沁园春·雪》相提并论的同词牌作品,还未发现一首可与毛泽东《七律·长征》争雄的军事题材律诗,而毛泽东的《念奴娇·昆仑》比之被推为宋词第一的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毫不逊色,在思想的崇高上、气势的宏伟上,毛词还远远胜出,实现了他青年时期立下的“学不胜古人,不足以为学”的誓言。

发生在80年前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不仅是人类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也是人类文化史上的一个奇迹。特别是当时已经式微、不被人看好的中华传统诗词,竟在长征途中勃然兴起,耸起中华诗词又一座雄奇的高峰。在那样一个异常艰难困苦的情势下,红军指战员以大无畏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不仅克服重重困难,踏平重重天险,取得长征的最后胜利,而且写下相当数量的长征诗。其中最为人们津津乐道、至今仍传诵不衰的当属毛泽东的《十六字令三首》《忆秦娥·娄山关》《七律·长征》《清平乐·六盘山》《念奴娇·昆仑》和《沁园春·雪》了。这8首诗词是学界公认的毛泽东诗词中的扛鼎之作。

因此,可以说毛泽东发表的第一首律诗就一鸣惊人、气压千古,而且在长征途中就已引起强烈的反响,并随着斯诺的《西行漫记》走出国门、惊动世界。如果说,自从盘古开天地,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是秦皇汉武成吉思汗的文韬武略无法比拟的战争奇迹,那么因长征而催生的长征诗,不也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是唐宋以来任何一个时期都无法比拟的一个文化奇迹吗?

(原标题:气壮山河的长征诗词(文学新观察·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诗作汇集一起是雄壮的长征史诗

当然,全景式地写长征、颂长征,最豪迈、最雄壮、最凝练也最生动的,还是毛泽东的《七律·长征》。有学者认为:“这首诗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通篇看来,毛泽东看待长征,就好像一次狂喜的旅行,并没有什么艰难可言,不过是 等闲 。”这是只看到这首诗的表面,还未透视到它的深层。毛泽东在《忆秦娥·娄山关》自注中说:“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利少于困难不知有多少倍,心情是沉郁的。过了岷山,豁然开朗,转化到了反面,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并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文中指出:“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大发888老虎机,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么?十二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查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尾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了每个人的两只脚,长驱两万余里,纵横十一个省。”红军长征最难之处,外有十几倍于己强敌的尾追堵截,内有张国焘等的分裂对立,同这些“难”比起来,雪山草地等天险就算不了什么了,就都可以等闲视之了。用难以逾越的天险之难,衬托突出战胜“人患”之难,正是毛泽东长征诗的高明精彩之处。诗贵含蓄,诗求言外之意。毛泽东长征诗的言外之意就是:同强敌内患比起来,“万水千山”不仅“只等闲”,而且一过了岷山还“三军过后尽开颜”!因为过了岷山,红一、二方面军与挣脱了张国焘控制的红四方面军就胜利会师于陕甘宁革命根据地了。作为长征领军人的毛泽东能不豁然开朗吗?

除了毛泽东的长征诗词,还有其他长征人写的数以百计的长征诗词,它们共同构成了唐诗、宋词、元曲之后的又一座高峰。例如曾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的林伯渠,在1934年10月从江西余江县的梅坑动身出征时,留守的何叔衡脱下身上的毛衣相赠。在生死未卜的征途上,林感慨万端,写下:“……去留心绪都嫌重,风雨荒鸡盼早鸣。赠我绨袍无限意,殷勤握手别梅坑。”深情感人。而在长征伊始,萧克将军就写下《突破镇石封锁线》,还在另一首绝句里描述:“横断澧水与沅江,红旗猎猎耀三湘。 声东击西行千里,戴月披星走夜郎。”李真将军当时也记下了突围的情形:“山头迎战赤旗飘,山下围嵎饿虎嚣。宿鸟归飞云蔽月,竹林惊动犬狂逃。夜驰小径人健步,晓察戎衣汗水浇。号角连声惊大地,破围砸锁任逍遥。”张爱萍将军在长征途中也写诗多首,有《渔家傲·抢夺娄山关》:“山路崎岖夜暗,滂沱那顾泥泞溅。天降飞兵板桥畔,惊敌胆,娄山关上红旗展。”

(原标题:气壮山河的长征诗词(文学新观察·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上述这些荡气回肠的诗作汇集在一起不就是一部无比雄壮的长征史诗吗?而为这部史诗作结的,当属毛泽东1936年2月所作《沁园春·雪》,其中的“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其实就是对长征、对长征中的英雄们发自内心的讴歌。试想,每日每时都走在死亡边缘的红军,为了驱逐日寇、“缚住苍龙”,为了“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斗志昂扬地笑着、唱着他们心中的歌,前赴后继。这样的人物,还不是世界上最风流最可歌可泣的人物吗?

唐宋以来无法比拟的文化奇迹

红军四渡赤水值得大书特书,但郭化若将军却举重若轻:“小桥初架渡天兵,避实击虚妙计生。且听娄山关下战,桥前火把又纵横。”曾率领红军先遣队飞夺泸定桥的聂荣臻元帅当时则写下掷地有声的《吾非石达开》:“大渡河流险,吾非石达开。飞兵天际至,历史不重来!”以此回答那些诅咒红军会像太平天国的石达开一样全军覆没于大渡河畔的预言。曾参加南昌起义的李一氓在大渡河畔得讯我军已过泸定桥,喜不自胜:“十七人飞水上蛟,一江烽火两山烧。输他大渡称天堑,又见红军过铁桥。”后来曾写下壮丽史诗长征组歌《红军不怕远征难》的萧华将军,长征时就写有多首长征诗,他的《突破腊子口》同样动人心弦:“峭峰插云一线天,陇蜀千嶂狭道连。秋风夜雨腊河吼,关险防固敌凶顽。绝壁巉岩挡不住,神兵飞下万重山。横扫白军葬深谷,征师高歌进甘陕。”过雪山、草地可以说是红军的绝境重生,但贾若瑜将军却豪气干云,过了雪山写下:“红军志气豪,不怕雪山高。谈笑攀星斗,困难脚下抛。”走出草地便写下:“茫茫大草地,千里无人烟。廿日军粮断,饥寒苦逼煎。搀扶难举步,革命志弥坚。北上披星月,红旗映九天。”在经过千辛万苦到达陕北吴起镇后,曾任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的谢觉哉写道:“露天麦地覆棉裳,铁杖为桩系马缰。稳睡恰如春夜暖,天明始觉满身霜。”李真将军从长征开始一直写到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胜利会师,其20多首诗几乎将长征的每个重要节点都写到了。他在《渔家傲·过岷山》中写道:“沐浴风尘征万里,红旗猎猎军威壮。二四雄师齐北上。高声唱,遥望北斗心花放。”在过了岷山胜利会师后,他在《沁园春·会师》中宣告“从今起,会铁军三路,更壮英豪”!

相关资讯